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關注
視力保護色:
盤龍城遺址考古收獲
日期:2019-09-09 瀏覽次數: 字號:[ ]

 圖①、圖②:李家嘴青銅鉞、提梁壺。
  圖③:楊家灣出土鑲嵌綠松石的金器。

盤龍城一號、二號宮殿基址保護現場。

如果乘坐飛機來武漢,從天河機場順著機場高速驅車前往市內,會看到指路牌上標明的第一個出口——盤龍城。盤龍城起初還只是一個不足300米見方的土圍子,因為在這里發現了夏商時期向南方拓展時形成的僅次于都城地區的中心城市而聲名遠揚。經過幾代考古人的努力和相關部門的保護,今天的盤龍城遺址成為海內外人士認識中華早期文明生動的遺跡。隨著盤龍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建成開放,這里也成為市民了解自己城市前世今生的鮮活教科書。

  盤龍城的考古發現讓我們開始重新評估早期文明在長江流域的發展水平

  盤龍城遺址的發現和認識歷程,也是新中國成立之后學術界和大眾認識南方青銅文明過程的縮影。

  1954年夏,長江中下游發生百年一遇的大洪水,為加筑市北長江支流府河南岸大堤,在盤龍城取土時發現了青銅器、石器等遺物。當時,許多省份還未設立考古機構,特別是相當于夏代的二里頭文化和早商的二里岡文化還沒有被發現或認識,盤龍城發現的文物,在當時被識別為新石器時代或西周時期。直到上世紀50年代末,《考古》雜志一篇盤龍城考古發現文章的編者按,指出遺址年代相當于鄭州商城。

  首次在黃河中游地區之外的湖北發現早于商代晚期的城址、墓葬和青銅器,這讓當年北京大學考古專業的老師們注意到盤龍城在學術上的重大意義。俞偉超先生帶領學生于1974年到達盤龍城,發現我們今天所知的一號宮殿基址和李家嘴三座大型墓葬。1976年,李伯謙先生繼續帶領新的學生到盤龍城發掘,發現二號宮殿基址。這也是北京大學考古專業首次在南方地區進行考古,可見當時學術界對盤龍城的重視。

  1974至1976年的盤龍城考古收獲頗豐。解剖城垣表明這座城址修筑于早商時期,兩座宮殿基址修建在夯土臺基上,建筑都朝向東南,靠北的一號宮殿有分室的四間應該是居住之所,南邊的二號宮殿是一座單間大廳,可能做朝堂所用。這樣的結構和布局,開啟古代中國宮殿建筑前朝后寢、高臺建筑的先河。李家嘴墓地與宮殿建筑同一時期,兩座大墓出土青銅禮器都超過20件,器類有觚、爵、斝、尊、鼎、簋、甗、盤、鉞、戈等,還包括玉戈等玉石器。盤龍城所表現出來的文化面貌,與中原地區相對應時期基本一致,屬于中原文化系統,“說明了3500多年前的商王國,已至少是南達長江、幅員廣大的國家”。這讓學術界和社會大眾通過考古工作成果,首次認識到至少在商代早期,長江流域處于中原王朝的政治版圖之下。

  80年代后盤龍城考古發掘減少,但從未停止。在楊家灣和楊家嘴等多個地點陸續發現墓葬并出土成組青銅器,例如楊家灣一座大型墓葬出土青銅大鼎口徑55厘米,是商代前期直徑最大的青銅鼎。盤龍城出土了各類青銅器接近200件,無論是數量、精美程度,都不亞于同時期的都城鄭州商城。

  盤龍城的考古發現讓我們開始重新評估早期文明在長江流域的發展水平。不少學者提出,此前所謂黃河流域是中華文明搖籃這樣的社會性認識并不全面,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一樣,也應該是中華文明的起源地之一。長江流域今天大名鼎鼎的浙江余杭良渚、湖北天門石家河這些新石器時代的大遺址,當時還不為大眾所知。盤龍城改變了大眾的觀念,這些觀念又在21世紀新的考古發現中得到強化。

  盤龍城帶動長江流域文化發展,加速了這一地區的歷史進程

  進入21世紀,盤龍城陸續開展的考古工作深化了對其性質的認識。

  盤龍城城市年代從公元前16世紀到公元前13世紀,存世時間長達300多年,經過初興、鼎盛、衰落等發展階段。在盤龍城的初興階段,聚落中心在今天遺址南部的王家嘴一帶,尚未出現大型建筑,但已具有替中原王朝獲取南方資源的社會功能。鼎盛階段的盤龍城,城址以及一、二號宮殿建成,宮殿區附近設置有李家嘴高等級墓地,一號大墓和二號大墓的墓主無疑應該是當時盤龍城最高首領,擁有控制南方的權力。衰落階段盤龍城的核心區北移至楊家灣崗地南坡,此時城市布局顯得比較凌亂,楊家灣編號為11和17的大型墓葬應是盤龍城的最高首領,17號大墓出土的鑲嵌綠松石金器,是中原文化系統中發現最早的成形的金器,但該墓只出土5件青銅器,社會地位大大下降。盤龍城城市發展的各個階段,從青銅器造型、裝飾乃至技術的演變,到社會習俗的變化,都一直與中原地區政治中心保持同步性。

  鼎盛時期的盤龍城應該控制了長江中游甚至更加廣闊的地區。西至今天的荊州,東南到江西九江,大批早商時期聚落都與盤龍城保持密切關聯。這樣廣大的地區結束了漫長的新石器時代,和盤龍城一樣一并進入青銅文明的發展時期。盤龍城還直接帶來了青銅鑄造技術,在盤龍城小嘴遺址,發現了面積很大的鑄銅作坊。在盤龍城之后,長江流域的贛江、湘江流域出現新干大洋洲、寧鄉炭河里等高水平青銅文化,盤龍城帶動長江流域文化發展,加速了這一地區的歷史進程。

  盤龍城考古揭示,武漢市所在的長江中游一帶經歷過滄海桑田般的環境變遷

  盤龍城作為新晉的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越來越影響著市民的生活和觀念。

  盤龍城在1954年被發現時,是專指那座東西約260米、南北約290米的四邊形城垣區域。70年代后,在城垣之外諸多地點都發現有夏商文化遺存,遺址核心區域達到了1.39平方公里。2000年,武漢市成立盤龍城遺址管理機構,并確定遺址面積為3.95平方公里的保護區范圍。2003年,武漢市成立面積達20平方公里的盤龍城經濟開發區,城市建設日新月異,但保護區范圍的原生環境與風貌則一直得以保持,在當代大都市之中別具景色。

  盤龍城作為夏商時期在長江流域規模最大、出土遺存最為豐富的城邑遺址,1988年被列為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盤龍城遺址被正式列入國家大遺址保護項目,2013年國家文物局批準盤龍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武漢市政府也相應地將盤龍城遺址公園建設列為“十三五”重點項目。2018年12月盤龍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及盤龍城遺址博物館建成開放。

  盤龍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占地4.85平方公里,園區內綠樹成蔭,曲徑通幽,湖水波光瀲滟,景色十分秀美。城垣及城垣內的建筑基址均建成主要遺址展示區。站在北城垣上向南望,整座城盡收眼底,猶存的城墻和基址能讓人想見這座城曾經的繁榮和輝煌。它融入整個城市,成為市民最愛去的公園之一。

  盤龍城長時間以來被視為武漢的城市之根,它與當代武漢是否有著延續關聯?答案是肯定的。和武漢市一樣,盤龍城也是一座中心城市。環境研究表明,盤龍城土地貧瘠,這里并不適合農耕——近代武漢興起之前這里鮮有村落,夏商王朝選擇這里建設城市,是因為其地理位置便于輻射四方特別是交通中原。

  類似1954年的洪水威脅并不多見,但江城武漢相當大的區域在每年的長江汛期處于長江水位線以下,則是慣常的場景。盤龍城考古揭示,武漢市所在的長江中游一帶經歷過滄海桑田般的環境變遷。在對盤龍城西城門之外湖區的考古發掘表明,在當代淤泥之下的約17.5米高程,仍然有古人活動留下的文化遺存。今天長江水位較之當時約高出5—7米,這是秦漢時期之后長江河床的淤積抬升所致。當我們徜徉在盤龍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可以體會古今武漢頗不相同的自然、人文景觀。

  盤龍城開啟了江漢地區乃至長江流域的青銅文明。今天,這里仍然是我們緬懷先民出色青銅文化、理解古代中國文明進程的重點。(張昌平《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07日05版)


責任編輯:張沖
打印】 【關閉
 
魔术三张牌记住一张牌